长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台湾33年前的经典爱情片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长春汽车网

台湾33年前的经典爱情片,豆瓣8.6分,女主扮演者24岁就息影

在中国影坛,台湾电影大师侯孝贤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也是台湾电影新浪潮运动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以其冷静、克制的影片风格在国际影坛上树立独特的风格。

在台湾新电影运动的初期,年轻的导演及编剧们,常常从自己的成长经历,素朴的日常生活情境以及一些乡土文学作品中寻找题材与情感寄托。

侯孝贤的作品中:《童年往事》以他的家庭为背景;《冬冬的假期》讲述的是台湾作家、编剧朱天文的幼时经历;

还有本文要聊的是据国内媒体3月14道33年前的台湾经典爱情片:

《恋恋风尘》

它改编自台湾作家、编剧、主持人吴念真刻骨铭心的爱恋往事。吴念真因与侯孝贤、朱天文长期合作,因此被影迷称为“铁三角”。

《恋恋风尘》豆瓣评分8.6分,它讲的故事很简单:

农村的阿远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条件困难,家里有好几个兄弟姐妹、父亲的脚又受伤,十五岁的他不得不担负起养家的,去台北打工。

两年后,阿远的青梅竹马阿云也来台北打工,他们一起在台北经历各种谋生的酸甜苦辣。

阿云刚到台北差点被一个中年男子骗;阿远被尖酸刻薄的老板娘刁难、带阿云去商场买东西时,他送货的摩托车被偷。

但就算是这样,两人在彼此的陪伴中吸取温暖。尽管没有感人肺腑的誓言,但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让人感到那暖暖的情意。

在阿远患气管炎时,阿云在他身边,悉心地照顾直到阿远病愈,身边所有的人也都默认两人将来是会组成家庭的。

后来阿远入伍服了兵役,在漫长的等待中,阿云逐渐疏远了和阿远的感情,选择嫁给了他人。

这原本只是一段简单的关于初恋的往事。

但侯孝贤在电影中,将台湾厚重的人文底蕴融入到这段简单静谧的爱恋之中。

作家阿城与侯孝贤惺惺相惜,他说:

我每次看孝贤的片子之后,心中只有感激!感激他用电影展示了消逝的时代里曾经的生活,收藏了生命中难以忘怀的吉光片羽!

比如:阿云和阿远在台北的生活就反映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随着台湾经济的发展,年轻人的迷茫和生存困境。

还有,阿远在台北打工时,他的父亲让阿云捎给他一块手表;

阿远参军的前夜,父子俩餐桌前谈心,父亲给阿远递烟,阿远帮父亲点火。但是第二天阿远离开时,父亲却没有出现,母亲把父亲特意为他买的打火机交给他。

几个事件就刻画了一个温情而坚韧的中国式父亲的形象,他们总是寡言少语,不善于表达感情,而只会默默为家庭儿女付出。

侯孝贤还很擅于运用长镜头、空镜头和固定机位拍摄影片。

他总是以精省、克制的镜头来捕捉人物真实的情感和状态,以客观的视角向观众呈现的真实的生活。

影片中有一场戏,阿云初到台北,站在月台上等阿远来接她,这时一位中年男子走近说了几句话,就帮阿云提行李,阿云就和他一起走了。

摄影机以旁观者的视角,让人物处于中景,所以观众也不知道中年男子究竟对阿云说了什么。

然后我们看见阿远从画框外跑进,他抢走中年男子手上的行李,带着阿云向前景走来。这时候我们才听见他们的讨论声,原来中年男子是冒充阿远朋友的骗子。

整个过程,观众就像站在月台旁,亲临现场看见这一场骗局的发生一样。

而这就是侯孝贤长镜头的魅力。

他的长镜头不同于“长镜头”理论提倡者巴赞所说的长镜头是完整现实的复原,能保持时间空间的统一。

侯孝贤的长镜头还带着一种诗意,让观众能在其中感受到时间的流淌。

他遵从着沈从文那种“冷眼看生死”般的客观角度来拍电影,这也是中国人看人看事的角度——

冷眼看生死,但又包含了最大的宽容与这就有可能因顾客不便而减少营业额。而在页上深沉的悲伤。

所以观众虽然吃惊,但也能理解阿云在漫长的等待中,选择和邮差结婚的决定,也能体会阿远得知阿云结婚的消息,在军营的床上痛哭的悲痛。

影片结尾,当退伍的阿远穿着当初阿云送他的衣服回到家乡,在田间倾听阿公诉说着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两人一起看着山间的云卷云舒。

过往的一切痛苦好像都可以瞬间被安抚,只留下静谧的岁月。

片中恬静舒雅的阿云的扮演者:辛树芬,侯孝贤的御用女演员。

当时还是素人的她走在马路上,被侯孝贤一眼看中,还跟踪了好长一段路,就为了静静的观察。

原本很有机会成为国际女星的,但辛树芬好像志不在演戏。

拍完这部《恋恋风尘》后,就跑到美国和男友结婚了,而当时她只有21岁。89年拍《悲情城市》还是被侯孝贤请回去帮忙的,此后彻底告别演艺圈,那一年她只有24岁。

吴念真就曾评价过她:

演员,对她来说只是人生中一个奇遇,一个经验。

辛树芬有一种独特的清秀气质,合作过得梁朝伟直接说她是自己最欣赏的女演员。在这部电影里,她对着镜头念一段常常的书信,就给一种恬淡和娓娓道来的感觉。

现在看来,只能可惜她24岁就息影了。不然凭借她的气质和性格,华语影坛或许还能有更多关于她的传说。

而坚强独立的阿远的饰演者王晶文,在出演本片前是一名资深的体育,现已过世,《恋恋风尘》是他人生唯一的电影作品。

阿公的扮演者,李天禄,出生于台北一个布袋戏世家。

在《恋恋风尘》中,阿公丰富的闽南语对白令观众印象深刻。这也是侯导善于发挥演员优势的结果,他给演员讲解完剧情后让演员自己自由发挥。

影片中爷爷劝孙子吃饭那一桥段就特别日常,阿公又是编故事又是哄的,就为了让孙子吃饱饭。

很多观众看了这段纷纷表示,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小时候家里面爷爷奶奶也是这样哄他们吃饭的。

阿公的戏虽然不多,但是他代表着那个将要消逝的传统文化的气息。

他边放鞭炮边送参军的阿远去月台那一段,寄托了一个老人对孙子的期望。

侯导后来拍摄的《戏梦人生》就是由李天禄饰演他本人,讲述他人生经历的传记式电影。该片还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看电影》杂志对影片的一句话评价是:远远的,淡淡的一种感情。

的确,导演的拍摄手法、演员的表演、故事情节都为了表现这种平实悠长的情绪。

影片这种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的表现,也才是最震撼人心的。

初恋的美好与忧伤,人生的得与失,在岁月的流逝中,都已化为风尘。我们能够做的也许就是用最大的宽容来面对这深沉的悲伤。

有遗憾的人生也是最好的人生,就像侯孝贤所说的:

最好,不是因为最好所以我们眷念不已,而是倒过来。是因为永远失落了,我们只能用怀念召唤它们,所以才成为最好。

辽阳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复方鳖甲软肝片在天津哪儿买
开汽车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