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白阿桃24岁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长春汽车网

白阿桃——24岁,女,粮站的开票员;简称阿桃。

白根宝——45岁,男,粮站的主任;既阿桃的父亲,简称白主任。

白母——42岁,女,农民,既阿桃的母亲,白根宝的妻子。

王阿文——25,男,代课教师,偶尔用文字发表;简称阿文。

王母——44岁,女,农民,王阿文的母亲。

麻武——26男,无业游民,外号“屎壳郞”。注解;“屎壳郞”,是同学们给麻武起的外号,这麻武长得眼小嘴大,黑不溜秋。又喜欢小偷小摸的,既阿桃的同学。

刘星——18岁,男,无业,白阿桃的同学。

【次要人物】

所长——45岁,男,派出所的所长。

张晓玲——19岁,女,粮站的出纳员,阿桃的同事。

村民甲、村民乙、民警、职工、农民、看守等若干人。

1、村口,日外。

村民甲说:我们凤凰镇地处秦岭山麓,只有几千户人家,绝大们人都是安分守己,耕田种地的好把手。

村民乙(比划着):我们这里虽然贫穷,但山清水美,风景迷人,你没有看见不时有美术院的学生上咱们这儿来画个素描,水彩什么……

村民甲:呵呵,有一次还让镇上最漂亮的姑娘阿桃当了一回模特呢,打那以后阿桃就十分盼望那些留着长发的美院学生来……

村民乙:听他们说大学里和社会上的各种新鲜事,我都想让自己的女儿跟他们到西安、深圳、广东等大城市去开开眼界……

村民甲:你想的美的,人家阿桃是镇粮站白主任的独生女儿,你没有听左邻右舍都夸她长得启动实施新兴产业“双创”三年行动计划跟电影明星刘晓庆一模一样,听我女儿说她在中学时,阿桃就能歌善舞,活泼大方,还是班里的文体委员呢。

村民乙:听人说阿桃的功课不好,经常找学习委员阿文请教。

两个人说话期间,张晓玲从身边经过。

张晓玲:你们说的是阿文吗?他可是班里的“文曲星”,能吟诗作文,还乘机给阿桃写情书,两人坠入情,荒废了学业,高考时双双名落孙山。

村民甲:是呀!晓玲说得这些我也知道,好在阿桃的爸爸是粮站的主任,她在家闲逛了两年多,就到粮站当开票员。

对孩子的压岁钱不怎么关心

村民乙:而阿文呢,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父母死后还指望他有个出息,让他连续复读了三年,依然榜上无名,只能到凤凰镇上当一名代课老师,听说他一边代课,一边写诗。

2、阿桃的家里夜内

阿桃的母亲在洗碗。

王母:她婶你忙着。

白母:哼,你怎么无缘无故地跑到我们家里,你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什么事就直说。

王母:我来还不是说两个娃的事情。

白母:啥?说两个娃的事情,阿桃他爹坚决反对这门婚事,你就别枉费心机了。

王母:嗯!这也我知道,你们家阿桃都24岁了,女大不中留,到时间丢人丢大了,再来……

白母:你说这话啥意思?我只是好心给你提个醒。

王母:没有啥意思?你女儿一会回来你亲自问问就知道。

王母说完,头也回一溜烟走了。

、白阿桃的家里日外

阿桃骑着踏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看见母亲脸色铁青。

阿桃;妈妈,我下班回来,你怎么了,看你的脸色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母:死女子,你和阿文到底怎么了?为何阿文的母亲说话气势逼人。

阿桃:我以为是啥事,原来是为这事,看把你气成啥样子。

阿桃从家里搬来一把椅子,邀请母亲坐上去。

白母:哎呦,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还给我看座。快说,是不是做了对不起白家列祖列宗的事情,快从实招来。

阿桃:妈妈,看你说的,我怎么会呢?我有件事情正想和你、父亲商量呢。

白母(思索壮):你那点花花肠子,你喔心里想的啥?还当我看不出来。你娃能,你娃能,你能的一个指头剥葱哩。

阿桃:妈妈,看你说得喔是啥话?

白母:石老汉打石婆娘,石打石的大实话。

阿桃:哈哈,你能看出啥?

白母(大声叫道):娃他大,你快出来,你亲闺女有话和你说。

白主任(急忙从房间走出来):啥事,这么着急的。

白母:你父亲来了,有话就讲,这里没有外人。

阿桃:其实,我也没有大事,就是我想和阿文尽快地结婚。

白主任(大吼大叫):什么,再重说一篇。我看你翅膀长硬的鸟——要飞了,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就要结婚哩,看我不打死你……

白母(急忙劝告):他爹,你先别急,我看这碎女子真是吃秤砣——铁了心,活活地要把我们气死不可!

白主任:在婚姻这件事上,你必须听我们的,除非我们死了……

白主任边骂边回到房子里。

阿桃(哭泣):妈妈,事情到了今天这地步,我不得不说实话了。我……我……怀孕了,已经三个月,现在已经生米做成熟饭,我怀阿文的孩子,你说别人还会要我吗?

白母(气得乱舞着手指):你这个孽障,你这是要活活气死我,你才肯罢休。

霎时,白母亲口里直吐白沫。

阿桃和父亲快速地把白母送进医院急救。

字幕;一个月以后

4、白阿文的家里日外

白家人坚决发对这门婚事,可是阿桃怀孕,她非常任性,整天寻死觅活的,白家只好由她去。这天村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阿桃和阿文喜结良缘。

5、阿文的家里日内

俗话说家有本难念的经,阿桃结婚以后,新婚的喜悦刚刚过去,烦恼的事情就接踵而来。

阿桃:你每个月就区区一千元,都不够给我买化妆品,而且常常不按时发,你说这日子咋过哩。

(埋头趴在桌子读书写字的阿文)佯装没有听见,依然写诗。

阿桃(一气之下,将一抽屉的诗稿统统塞进火炉里,讽刺道):莫怪别人说你是《儒林外史》的范进,我看你连范进都不如,人家范进最后还中举了。而你对家里的油盐酱醋一概不闻不问,你写的这些歪诗有啥出息,有本事多换几个钱回来!

阿文(顿时火冒三丈,顺手打了阿桃一耳光):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你捧上个铁饭碗就了不得了,就嫌弃我了。哼,是谁死皮烂脸的对自己父母亲撒谎说自己怀孕,逼迫他们同意这门婚事的。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哩!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分道扬镳。

阿文骂完就卷起铺盖拔腿走了。

字幕,一年以后

6、阿文的家里日内

阿文走后一年半载也没有音信,阿桃收拾东西。

王母:儿媳,你别把自己的嫁妆从家里搬到粮站的宿舍,这样会让人笑话的。

阿桃:(把婆婆的话当真耳边风):我就是横竖不听,你儿子丢下我一个人守活受寡,我只想过上单身的贵族生活。

王母:娃呀!听话,你是结过婚的人,不可以这样的。你咋是老鼠吃稻秫顺杆子上哩?

阿桃:你现在是老猫不逼鼠了,我的事你最好不管,你要管的话,先把你儿子找到再说。

阿桃把部分嫁妆搬到粮站的单身宿舍,过起了无忧无虑的生活。

7、粮站的门口日外

一日,阿桃坐在门口打毛衣,忽听身后传来一连串的“嘟嘟”的喇叭声。她急忙扭头一看,一辆豪华铃木摩托车已经在自己身边嘎然停下。

屎壳郞(取下头盔,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难看的黄牙):还认得出来吗?老同学?

阿桃(先是一愣,仔细一看,不禁目瞪口呆):你是“屎壳郞”,七年时间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尊容。

屎壳郞:开放搞活了,我麻武发了一点毛毛财。

阿桃:呵呵,可眼下,你上身真丝花格衣,下穿一条笔直的老板裤,脚蹬一双牛皮鞋。你真是发财,俗话说;“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发横财不富”,你现在成了暴发户了,你看看你十个指头有四个都戴上大金戒子,脖子上还吊着一根黄灿灿的金链子,你浑身都散发着大老板的气息,怎么不让我阿桃吃惊?

屎壳郞:哪里的话,我再怎么富有,遥想当年,我那曾被你放在眼角角上。听说你这段日子过得不怎么好,我特地来看看你,怎么样,老同学,上我家散散心去。

阿桃:想不到“屎壳郞”你这小子真有两下子,我想知道究竟。

说着就上了麻武的车。

8、麻武的家里日内

麻武的家里是镇西头一栋三层的欧式小洋楼。

麻武:其实说家,家里只住着我一个人,我的父母亲在农村种地。

阿桃:原来是这样的,明白了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豪宅,真不愧是暴发户。你和上调侃的一样,一层太矮两层不高别墅得盖三层的,住住别墅,养养宠物……

麻武:呵呵,看你说的悬乎的。

麻武一看门,一条黑色的大狗对着阿桃狂叫不停。

麻武(厉声呵斥):你真是狗眼看人低,她可是未来房子的主人。

阿桃:你说什么呢?你真是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再胡说我就不上去了。

麻武:呵呵,开玩笑,你别在意。我带你上三楼看看。

阿桃:我看你这栋小洋楼刚竣工不久吧!房子豪华气派,实木家具、真皮沙发、大屏彩电等,各项设施应用尽有。我简直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花缭乱。

麻武(从冰箱里取出两瓶饮料):阿桃,你喝点饮料,平时我不怎么在家,也没有水果招待你。

阿桃:麻武,你毕业后连影子都见不你,你上哪里发财去了?

麻武(嘿嘿一笑,递给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你看看。

阿桃(大声念道):环球摩托车销售公司麻武总经理。天哪,厉害。你现在是屎壳郎变知了-——一步登天;高升了

麻武(点燃一支烟,口若悬河):如今这年头,真是撑死胆大,饿死胆小的,我麻武毕业后就到广东打工卖苦力,活是没有少干,苦也没有少吃,结果我活得连叫化子都不如。去年我横下一条心,炒了老板的鱿鱼,拉起一支队伍,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如今我手下也有十多名管理人员,总部就设在广州,效益不错。常言道: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这么多年闯荡社会,我总算悟出一个道理来,要想活得潇洒,没有钱不成!

9、阿桃陷入了回忆之中。日内

听麻武这么一说,顿时阿桃想起了阿文。

阿桃:你中学以毕业,就一头扎进小学,当一名孩子王,整天写什么诗,能有什么出息。

阿文:你烦不烦,好不容易才进一次家门,你就嘟囔不停。

阿桃:好了,我不说你,你写你的酸诗吧!

阿文:等我的文字成了铅字,我领到钱,第一时间先给你买条项链,让你也风光一次。

阿桃:我怕等不到那时间了,黄花菜都凉了。

阿桃看着阿文依然埋头写诗,气得把门一摔出去了。

(回忆完)

10、麻武的家里。日内

麻武看见桃沉思不语。

麻武:阿桃,你跟阿文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读书那阵,我就特别喜欢你,只是那时你是骄傲的公主,我是人人嫌弃的“屎壳郞”,高攀不起,后来你和阿文结婚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如今这小子不珍惜你的感情,抛弃了你,你干脆跟他离了。我聘请你做公关部经理,一月五千,保证有你吃香喝辣!

阿桃(一撅嘴):“屎壳郞”,你真是屎壳郎上饭桌——恶心人我看你是狗添门帘子,光耍嘴皮子。可是眼下还说不清谁抛弃谁呢?

麻武:嘻嘻!你这话就对了。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地处流。人生一世,就那么回事!我麻武26岁了,还是案板的擀面杖——光棍一条,不也过得快活么,不多说了,阿桃我这儿有个港台流行的影碟,让你开开眼界。

11、麻武的家里。夜内

麻武起身关了客厅的灯,打开影碟机。画面上出现不堪入目的镜头。

阿桃(看得脸红耳赤,站起来准备回家),想不到你就是这种人,你真是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你……你……

阿桃的脚不听使唤,浑身无力的阿桃一个踉跄就到在麻武的怀里。客厅里幽暗的灯光,麻武口吐莲花般的情话,这环境、情调、竞让阿桃产生了从未有的陶醉……

12、粮站的办公室日内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阿桃与麻武在一起鬼混的事不久就让一个人知道了。

(坐在阿桃对面的出纳员张晓玲):阿桃姐,麻武这家伙挺邪门的,来无踪,去无影,听说他是靠贩卖伪钞发财的,还干盗窃的勾当,你还是防着他。

阿桃(很吃惊,心里打起了鼓):啥?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

张晓玲:我天天坐在你的对面,这镇上的大小事儿我都知道一些。这麻武一连几个礼拜也没有露面。你不觉得好奇吗?

阿桃:谢谢你的提醒,这段时间粮站又忙碌起来,找麻武的事情只能拖些日子。

1 、正是夏收的时节,农民来交粮要钱的川流不息。绝大数的农民是来兑现去年的粮站打的白条。急得白主任团团转,连晚上睡觉都说梦话。

14、粮站的办公室。日内

阿桃在忙着算账。

张晓玲:阿桃姐,听人说,阿文已经知道你和麻武的事情了,准备从深圳带两个杀手回来干掉麻武……

阿桃:阿文在什么地方。

张晓玲:具体什么单位我也搞不清,好像是给一个私营企业老板当秘书。老板很有钱,替阿文雇了职业杀手。

共 878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部微电影写得非常人性化,把一个普通家庭和人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人生本身就是多变的,人在不同的境遇里会表现出不同的个性。此文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批评坏人,而让人感觉还在同情坏人的境况。文中的两个坏人,麻武和刘星,他们都非常贫穷,他们都想暴富,但他们采取了错误的方式走向了社会,而白阿桃的老公阿文,离家出走后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最终取得了成功。文中的白阿桃,怎么说,她只是环境所迫,变成了一个恶人,但她的本质还是善良的。她本是一个富家 ,有着富家 的典型特征。爱情没有界线,她爱上了贫困的阿文,是正常不过的事,因为啊文老实本分。为了嫁给阿文,她不惜自毁形象慌称自己怀上了阿文的孩子来欺骗父母。然而,婚嫁不只凭感情来维护,一旦走上了家庭,这需要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物质来维持生活。一个贫困的家,如何能够满足一个出身富贵家庭的 ,矛盾时时发生,尽管白阿桃无理取闹,但阿文为了一个男子汉的尊严,竟然没有留下任何话离家出走,这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来说,丈夫的离家是最大的打击。孤单的白阿桃经不起麻武的引诱,与之发生了不该发生的 ,同时,白阿文又同情贫穷的刘星,放任刘星窃取粮店巨款,从而酿成大错,锒铛入狱。阿文离家出去,其实并不是不喜欢白阿桃,他是要拿出成绩给阿桃看,可惜的是,他的不辞而别,让白阿桃伤心至极,也让白阿桃轻贱自己。最终,阿文成了企业的高管,真的取得了成绩,他没有嫌弃阿桃对他的背叛,他去监狱看望阿桃,等着阿桃出狱。随着这部微电影中的一个个蒙太奇的转换,把读者引入一个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当中,非常吸引人。一部好作品,。【:了缘无尘】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9:00:10 非常不错的一部微电影,问候作者,创作辛苦啦。 处处与人为善,时时修身养性,伸手相助需助之人,不逞强,莫逞一时口舌之快。

2楼文友:201 - 19:27:5 感谢实力派的剧本专家亲手我的烂剧本,你的编者按句句经典,字字珠玑,段段精辟,针针见血,三下五除二就主题刻画出来,不愧是老师,让我汗颜。辛苦了,请喝茶!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

楼文友:201 - 07:25:50 俺不懂电影却会看戏,见字如视的画面感、现实、靠谱,俺喜欢! 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世界,并用文字作衬。

回复 楼文友:201 - 09:11:21 感谢副总留评,你的诗写的不错。

4楼文友:201 - 12:45:42 热烈祝贺微电影加精。问候罗老师,祝福吉祥。 处处与人为善,时时修身养性,伸手相助需助之人,不逞强,莫逞一时口舌之快。

5楼文友:201 - 00:05:50 很少看剧本,但这篇确实一口气就看完了。很现实,也很真实,祝写作愉快。

廊坊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广东哪里有卖复方鳖甲软肝片
宜昌白癜风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