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每年四月村子里的槐花就开了

时间:2020-01-21 来源网站:长春汽车网
每年四月村子里的槐花就开了。那白嘟噜的一大片一大片从屋顶上墙头上探出头来,空气里弥漫的是一股浓浓的甜,沁入心脾的甜。此时此刻大小的蝴蝶也会忍不住留个影子,蜜蜂更是嘤嘤嗡嗡,着实热闹几天。
三月三是槐花结婚的日子。村子里好多人家都搬到县城去住了,原来闹哄哄的村子里一下子空了许多。结婚那天,全村都来了,才摆了十桌流水席。看着一桌饭菜动不了几筷子,婆婆凤霞脸沉了下来。槐花想:婆婆这么俭省这日子怎么过?还是和文斌去县城住吧,省得看婆婆的苦瓜脸。县城的房子是文斌家交的首付10万,房产证上是杨槐花的名字。洁白的婚纱还没有脱下来,葡萄酒把裙角的蕾丝花边洇湿了,像谁的眼泪滴在上面。还好是自己买的,不用担心退回去的,槐花把裙角往里塞了塞。
热闹了一天,槐花累坏了,文斌把她乌黑的头发散开了,帮她搓洗,那一头黑发上全是厚厚的发胶和密密麻麻的定型用的小卡子。跑大车的文斌长的白白净净的,一米八五的个头很是威武。那个大手可能是握方向盘比较久了,一点也不会轻柔,拽的槐花头皮生疼,忍不住“唉呀”叫了一声。文斌的手停下来,问:“花花,没事吧!你?”“文斌,还有几个卡子?”“我看不见,一个一个得摸。你坐在椅子上吧。”这会儿槐花才感觉腰都有些疼了,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了。
新婚第三天,槐花就去超市上班了,她是针织销售部经理,休息时间不能太长。文斌上车了,车还有车贷要还。新房子一个月有两千多块钱的贷款要还的。所以大家在热闹了两天又转回原来的位置,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公公婆婆五十多岁,自己种着十几亩地。这年头虽说机械化了,可是喷药施肥收种都还要自己动手。大家就在文斌回家时一起吃顿晚饭,文斌从河北跑山东,一天一夜有时也休息就是没有准点,一家四口凑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多。槐花乐得没人拘束,还和没有结婚时一样自在。
日子就像温吞水不紧不慢不急不火。转眼又是一年槐花飘香了,大街上人家院子里累累垂垂的花朵白的像云朵香的像花房,空气里到处弥漫的甜甜的味道,鼻孔里痒痒的。槐花越来越不愿意回家了,因为家里的滋味不好受。每次吃饭时婆婆在唠叨谁家填了个大胖小子谁家生了个粉嘟嘟的小闺女,眼角还有意无意扫扫槐花瘪瘪的肚皮。槐花只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一碗平时吃的香喷喷的面条汤到了嘴里也索然无味了。吃完了槐花和文斌回自己房间,槐花大字躺在床上,文斌在看电视槐花听到他一直在换台,换了八个台了。
“文斌,要不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怎么老怀不上啊!我也想当妈妈想要个孩子啊!”
“我没病,大男人一个,要查自己查去。”
槐花没话说了,两人第一次谁都不理谁。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又到四月了,邻家比槐花结婚还晚的天星两口子,二胎都怀上了。婆婆凤霞这回可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了。
“槐花啊,赶紧要孩子,趁现在我还能带孩子,赶紧着要俩,也就带大了。”
槐花不说话,一个都怀不上还要俩,婆婆太贪心了。槐花自己偷偷去医院检查过,自己没什么问题。可能是文斌,医生说司机如果保养不好的话有可能影响生育。
可是文斌坚持说自己没病,坚决反对检查。槐花没办法,就这么耗着。
又是一年三月三,天星家儿子会跑了,女儿在怀里抱着,槐花做梦都想抱宝宝。婆婆一副苦瓜脸公公一副冬瓜脸,槐花都不愿意回家了。这天饭后,婆婆清清嗓子说:“槐花啊,你也是个明白人。我们家不能绝后,你今年要是再怀不上孩子,你就和文斌散了吧。这话我都捂了三年了,你们都27了,再不生都太晚了。你们要是有病的话咱们抓紧时间治疗,现在医学都发达了。说句实话,我听见天星家那俩孩子哭闹就像听唱歌一样好听。”婆婆说着说着拽起衣袖擦眼角。
“娘,你说啥呢!什么散不散的!”文斌生气了,拉着槐花回自己屋。
“文斌,听娘一句吧,去医院检查检查吧。真要不上咱就散了吧。”
“你也跟着胡说,是不是?”文斌眼角沁出血丝,脸涨的通红,总算同意上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槐花傻眼了!
磕磕绊绊,没等到过年,槐花实在受不了家里沉闷的气氛,离了!
很快又到了春天,槐花嫁给了大军,还是本村的,不过县城没房子家里条件没有文斌家好。爹娘都八十多了,到家里槐花什么都得操持。结婚三天,正在吃午饭的槐花一阵恶心,扶着餐桌吐了个昏天黑地,吐完就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去了。连吐三天,槐花心里想:莫非怀孕了?文斌的?天哪,这怎么跟大军说啊!
槐花心里没有了底儿了,是说还是不说,要说怎么和大军说。这孩子是文斌的,老天爷可真会开玩笑啊。接连几天不能好好吃饭,大军也看出端倪来了。只是槐花不说话,大军也不愿意问她,别别扭扭过着日子。
槐花躺在床上看看外面夜空,月亮半圆,天空墨蓝,几颗星星闪着宝石般的光彩。风吹过,树影婆娑。槐花又开了,一串串很是饱满,甜甜的味道隔着窗户送到屋里甜甜的。在这甜味中,槐花睡着了,睡的很沉。在睡梦中,她梦见自己牵着儿子的小手,孩子的手肉乎乎暖呼呼的,自己心里很是舒坦。就这么着第一次槐花睡了个安稳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想想梦境看看眼前的槐树,蓦然发现槐花落了,一颗颗嫩嫩的槐荚孕育在槐花里。槐花打定主意要这个孩子了,如果大军不同意,大不了再离婚,谁都不可以剥夺自己做母亲的权利。槐花都快三十了,再不要小孩子就错过最佳生育时机了,以后也许真的再要不上孩子了,槐花拿定了主意。
在槐花想清楚所有的事情时准备好和大军摊牌了,大军先说话了:“槐花,你是怀孕了吧!”
“大军,对不起……”
“不要这么说。这个孩子要不要由你,随你意愿。另外文斌和杨花结婚了,在县城住着呢,听说还是要不上小孩子,文斌娘都快崩溃了,说是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了,现在都吃斋念佛了。”
“他家和咱的家没关系,孩子是我的。”槐花说。
“咱们俩的。”
“对!”大军能这么说,槐花多日的忧虑一扫而光,看来这一次是找对人了。这样的男人虽然不高大不威武,这样的男人值得和他一路走下来。槐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世界里还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心里热乎乎的。
转眼之间又是几年过去了,儿子都该上幼儿园了,女儿也会清楚地喊妈妈了。那天在大街上碰到文斌,槐花急急走开了。望着槐花的背影,文斌想:槐花开了,还可以结籽呢!
是了,县城这所幼儿园只招收片区孩子,槐花肯定在这里买了房子。自己有一套大房子,可是还是没有孩子!文斌抬头看看天,天蓝的刺眼。只是这两年大街上的槐花不再是白的了,不知道何时起,紫色的槐花开满一条马路,花依旧很香很甜,只是好像离自己很远很远……

共 25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槐槐花和文斌结婚三年,一直未孕,百般无奈被逼之下,只得离婚。奈何峰回路转,和大军结婚后却得知自己怀孕,且是文斌的孩子。“咱们俩的”,只四个字,大军的态度令人佩服,有担当,可以让人依赖。槐花一明一暗,两条线索铺展开来,随情节律动。小说描写细致,借助人物凸显青春主题,明暗相扣。推荐阅读!【责编:浅黛眉妆】云香祛风止痛酊禁忌
中年人消肿止痛能外敷方法
贵阳治疗男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