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千世游记第七十一章苏护造反一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长春汽车网

千世游记 第七十一章 苏护造反 一

元旦当天,纣王穿戴整齐,准备接受八百诸侯的朝贺。

此时,商容对纣王提议说道:“陛下,这八百阵诸侯之中,有些诸侯甚至来自万里之外,很是辛苦!陛下又不可能一一招待,您最好先将四大阵诸侯招来,好言安慰,对他们进行奖励,其他的诸侯在午门外设宴款待即可。”

“嗯,准奏!”

商容言毕,纣王便按其所言下旨颁布。

就这样,纣王在午门外设宴款待八百阵小诸侯,并且赐御酒供他们饮用,四大阵诸侯便来到殿上,进行参王拜驾。

“嗯,四位爱卿,劳苦功高,辛苦了!你们每一阵都管着二百阵小诸侯,替朕分忧,其功不小!来啊,赐皇封御酒,在龙德殿设宴款待四位爱卿!”

纣王坐在殿内龙椅之上,对着四位诸侯连连点头,吩咐下人在龙德殿进行款待。

――――――――――――――――――――――――――――――――

其实,纣王当时的心思根本不再朝贺之上,而是想入非非,一心一意都在美人身上。

所以,他对于首相商容的提议,也只是违心地接待四大阵诸侯。

说起这四大阵诸侯,绝非等闲之辈,个个名气都是响当当的,权势不凡。

东伯侯姜桓楚,虽年事已高,但是其女早已许配给纣王,现在是正宫王后,后宫之母。

所以,这东伯侯属于皇亲国戚,名义上就是纣王的老丈人,自然是德高望重。

西伯侯姬昌,姬昌便是未来的文王,自然不容小觑,在当时也是声名远扬,拥戴者无数。

南伯侯鄂崇禹,年纪不算太大,四十多岁正当年,白马银枪,武功盖世。

北伯侯崇侯虎,此人品行不端,尖酸刻薄,也善于溜须拍马,跟费仲和尤浑相处得不错。

在龙德殿,纣王赐酒于这四大阵诸侯,进行勉励,然后让首相商容和亚相比干代表自己,在殿内款待四大诸侯。

纣王自己便退到内殿,由于心烦意乱,于是往那儿一座,开始长吁短叹:“唉……这些朝贺的玩意都没用啊,跟我心里想的是两码事啊!嗯,来人,宣费仲和尤浑前来觐见!”

“是!”

“费仲,尤浑,随旨上殿呢!”

宣旨官下令后不久,费仲和尤浑,一前一后,前来拜见纣王。

行完君臣之礼后,纣王赐座,之后便把门关紧,开始跟这俩奸臣说心里话。

“二位爱卿,之前我当众宣旨,欲要选美女如后宫,结果被商容等众臣阻拦,我心有不甘呢!事隔数月,我仍然惦念此事。你们也知道,四大阵诸侯全部在此,我也已经赐宴在龙德殿。我打算,待会召见他们,再传一道旨意,命四大阵诸侯各羡美女百名,二卿以为可否?”

纣王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最后争取费仲和尤浑的意见。

费仲一听,坏水冒上来了,急忙上前说道:“陛下,不可不可!”

“嗯,怎么你也开始阻拦?”纣王眉头一皱,嗔怒道。

“不不不,就是吓死臣,臣也不敢阻拦!只是,前者您当众传旨,经众人阻拦,收回成命。关于此事,京里的黎民百姓和各个官员全部都知晓,无不称颂君主圣明,赞美您能纳臣言,听民意,是一位开明的君主!可是,如果现在您再传旨下去,岂不是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吗?这肯定让众人不解,必定会有损君主的尊严呢!”

费仲说完,纣王心中又燃起一股无名火,大声质问道:“那你们说带怎么办?难道我就憋在心里头,永远也达不到目的了吗?”

“啊……陛下息怒,话不能这么说,办法还是有的,陛下容奏!最近,臣子留心访察,替主分忧,偶然间访得在民间有一个绝色的女子!此女若论相貌,实属盖世无双,可以说是绝对超过女娲娘娘的神像,而且此人文武兼备,非常贤淑!如果陛下降旨,将她纳进后宫,那必将是您的福份呢!”

“哦,竟然有这等事,速速奏来,此女现在何处?”

“嗯,此女乃冀州侯苏护之女,名曰妲己,苏妲己是也!”

“苏妲己……好,太好了,那么我马上降旨可好?”

“陛下,你如果这样降旨,自然是有所指,并没有惊扰天下的百姓,当然也不失尊严!如果苏护答应此事,将女儿送到宫内,一则可以陪王伴驾,取悦君主之心,二则苏护本就享用着您的俸禄,皇恩浩荡,让他坐拥冀州,他岂有不从之理?所以,您当然可以传召苏护,当面讲明此事!”

费仲言毕,纣王是喜笑颜开,高声笑道:“哈哈,准奏……宣苏护见我!”

就这样,费仲和尤浑暗中使坏,尽显小人风范。

他们俩心说:“苏护啊苏护,你不是当初不给我们送礼吗?我们如就要在背后刺你一锥子……”

费仲和尤浑知道,苏护性情耿直,君主开口就向他要女儿,他指定不会给。

一旦苏护执意不给,便是犯了顶撞君主之罪,纣王一怒之下,自然就会下令杀他,这就叫借刀杀人。

反过来,假如苏护扛不住君主的威吓,最终同意此事,君主自然会很高兴,也是费仲和尤浑他们俩的功劳。

如此看来,这实属一箭双雕之事。

对于费仲和尤浑的主意,纣王很是满意,立刻宣召苏护觐见。

此时,八百阵诸侯都在午门外,八个人一桌,正在吃喝畅聊,传旨官便走过来了。

“君主有令,宣召苏护觐见!”

传旨官话音刚落,苏护就是一愣,心说:“怎么能宣到我的头上呢?我德不高望不重,跟其他很多人都没法比!”

苏护很是纳闷,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于是放下筷子,赶紧进殿更衣,随着宣旨官前去觐见纣王。

苏护一进内殿,便双膝跪下,口中说道:“臣苏护,叩拜陛下!”

“咚,咚,咚!”

苏护便磕起了响头,毕竟是奴隶制社会,必须绝对的服从。

纣王往下看了一看,说道:“嗯,抬头!”

“谢陛下!”苏护答谢后,便遵命抬头。

纣王仔细一看,心说:“这苏护长相不错,黄白净子,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小黑胡,可谓是一表人才呢!嗯……看来他的女儿准错不了!”

“苏护!”

“臣在!”

“朕有一事,想要与你商议!”

“陛下,请尽管分派!”

“我听说你有个女儿,名叫苏妲己是吧?”

其实想来理想和这个系统如此雷同

苏护闻听就是一愣,心说:“这纣王怎么会知道我有一个女儿,并且还指名道姓?”

于是,苏护马上提高了警惕,赶紧答道:“哦,是,陛下,我女确实名叫妲己!”

“芳龄几何?”

“回避下,今年一十九岁!”

“哈哈哈,真是妙龄的女子啊!”纣王大笑,接着说道,“我听说,妲己的长相不错,知书达理,朕心甚悦,我准备跟你达成这门亲事!你把你女儿送进我的内宫,我纳她为妃,让她陪王侍寝,你就是皇亲国丈,永镇冀州!丝袍金带,何乐而不为?到那时,哪个诸侯还敢小瞧你?不知你愿意否?”

苏护正跪在地上,闻听纣王所言,怒火腾地一下就撞到脑门上来了,他偷眼一瞅,费仲和尤浑正站在纣王身旁,心里骂道:“这俩王八蛋,肯定是他俩冒的坏水!”

“君主啊君主,你不应该这么办呢!有人在你耳边出馊主意,你就听啊?怎么好人的话你不听,反而是小人的谗言你却容易接受?看来,这纣王也是个酒色之徒,无道之君啊!”

苏护就这样在心里抱怨着,但是由于制度的关系,他尽管愤恨不已,但是嘴上却不能那么说,只好强压怒火,回答纣王道:“陛下圣明,我认为此事不可!”

“嗯,你不乐意?”

“陛下,我女苏妲己,年纪尚小,不识宫廷礼仪,服侍君主恐怕不便!陛下,请收回成命,此事万万使不得!”

博扬高速前插反越位成功

“啊……真是大胆,苏护,朕往你脸上贴金,你真是给脸不要脸!你竟然还找一堆借口,说她不懂这,不懂那!这有什么关系,只要长得好就行,来到后宫,我自然可以慢慢tiaojiao她,你说这些理由,其实就是想拒绝!我再问你一遍,你女许配于我,你到底乐意还是不乐意?”

“陛下不可,您要问我的心里话,我实话说,我就是不乐意!”

事到如今,苏护也豁出去了,把心里话直言相告。

“呀……”纣王脑筋绷起多高,豁然站起,大怒道,“苏护啊苏护,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不识好歹的东西,竟然敢当众顶撞于我,违抗君命,这还了得!来人,拉出去砍,把脑袋砍下来!”

“是,遵命!”

“走……老实点……”

武士们进来,将苏护的胳膊一拧,然后把他代表权势的帽子打掉,紧接着五花大绑,最后把他推出去,一直推到了午门外。

在午门外,武士们立上法场,倒霉的苏护即将被问斩。

此时此刻,午门外的八百阵诸侯正在吃喝,当时把苏护宣召进去时,人们就议论纷纷。

“发生了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怎么会把他宣召进去呢?”

“谁知道呢?”

……

人们正在午门外猜测之时,发现苏护进去不久就被武士们推搡着走出来了。

只见苏护已经被五花大绑,背后插着亡命招牌,身旁的武士们个个拿着鬼头刀。

看这架势,显然是要砍苏护的脑袋。

“啊……”

“啊……这是……”

一时之间,诸侯们之间就乱了套了,一个个都吃不下去饭了,“哗”的一下子纷纷都站起来。

“怎么回事啊,这是?”

“不知道啊,苏护怎么得罪郡主了?”

“这……这……”

……

纣王身旁的费仲和尤浑看得清清楚楚的,他俩反过来一琢磨,心说:“不好,不好啊……杀一个苏护事小,激怒众人事大啊!将来如果归咎到我们哥俩头上,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费仲和尤浑急忙跪倒上奏,说道:“陛下,不可,苏护杀不得!”

“我说你们两个也真是,出尔反尔,怎么杀不得?方才苏护所作所为,你们难道没看见吗?”

“是,陛下,按照苏护刚才所作所为,已经触怒天威,罪不容赦,死有余辜,您杀他是对的!但是有一点,如果人们问起,究竟为何非要杀这个苏护,您的这种理由实在是万难启齿,有损陛下的尊严啊!所以,杀苏护事小,有损陛下尊严事大!依我们所见,您吓唬吓唬他就得了,然后再把他推回来,训斥几句,就把他放了吧!最后将他赶出京城,让他回到冀州闭门思过。之后他转念一想,自己犯了死罪了,陛下竟然没杀他,然后他一醒悟,会觉得君主不错,良心发现之后,就会把女儿主动送到京城,送到您身边。这样一来,您既达到目的了,又没有杀害大臣,这样岂不是更好吗?”

“嗯,他苏护如果不送呢?”

“如果他还是不送,到时候我们就出兵讨伐他!难道我们还怕他吗?为了避免杀身之祸,他迟早都得送!”

“好吧,就依照你们二人的主意办!唉,将苏护推回来!”

纣王旨意一传,武士们又赶紧将苏护推回内殿。

就这样,苏护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被推回来了,满头是汗,赶紧下跪谢恩,说道:“谢陛下不斩之恩!”

“哼,苏护,朕有好生之德,因此暂且不计较你的过失!现令你速回冀州进行闭门思过,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应该何去何从,朕在此听候你的消息!下殿去吧,限你今日离开京城!”

“谢陛下,臣马上就走!”

……

就这样,苏护被纣王撵出去了,费仲和尤浑就跟在后边,一直跟着苏护到了午门边上。

他们俩一看旁边没有其他人,就连忙朝着苏护喊道:“君侯,君侯,军后留步!”

苏护擦了擦汗,刚才是又气又怕,所以一直热汗直流,他转过身来,一看是费仲和尤浑,强压怒火,问道:“二位大夫,有什么事吗?”

“君侯啊,你性情太耿直了,这可是要吃亏的!君主是好意啊,你说选你女儿做妃子有什么不好?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进谏女儿,可是他们没有那个福分啊,是不是?你看你,竟然当面拒绝君主,君主的面子可往哪里搁啊?尽管如此,君主是圣人,念你功劳过大,根本没有杀你!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尽早把女儿送来,方免杀身之祸啊!何去何从,君侯你可要思量着办啊!”

“哼,我多谢二位!”苏护冷冷地道谢,心中骂道,“就这两个王八蛋,忒不是东西,坏事就坏在你们身上,竟然还在我面前装好人,让我送闺女,没门!”

苏护气呼呼回到馆驿,一进门就大声喝道:“收拾东西,都收拾东西,走,回冀州!”

苏护来的时候带了很多家兵家将和随从,他们一看,心说:“君侯怎么要走啊,朝贺还没完呢?”

但是眼看苏护气势汹汹,便都不敢问,赶紧打点行装,套好车,拉马匹,准备马鞍,就是一阵忙活。

苏护气得难受,心“噔噔噔噔噔”一直在猛烈跳个不停……

到了外面,苏护飞身上马,一直到午门外面,不跟任何人说话,心里骂道:“无道的昏君,就你这样办事,这大商朝还能好得了吗?可叹大商朝的江山,完了,完了!”

苏护的脾气也是大了一点,如果直接走也就没有事了,可是他越想越有气,越想越憋屈。

于是,他吩咐手下人,高声喝道:“笔墨伺候!”

手下人随身携带着笔墨,闻听苏护所言,赶紧准备好,递给苏护。

只见苏护提笔在手,衣袖一挥,“刷刷刷”就在午门外题诗一首:

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就这样,苏护一怒之间,头脑发热,热血沸腾,忍无可忍,便在午门外题下反诗,造反之意显而易见。

由此可见,人在极不冷静之时,头脑发热之际,最容易铸下大错,这苏护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但是,人又都有七情六欲,难免会生气,往往头脑一发热,便失去理智。

所以说,控制力尤为重要,是否能够驾驭自己的情绪,便会直接影响人生走向。

苏护所题反诗大意如下:如今的君主坏了臣纲,也败坏了“仁义礼智信”这无常,我冀州苏护将永不朝商,将不再属于你管,我要与你决裂,我要独立!

题完诗之后,苏护把笔掷地,大喊一声:“走!”

然后,扬长而去……

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午门外的人们纷纷威龙过来,一看,都大惊失色,心说:“啊……这显然就是一首反诗啊!苏护题诗午门,这就是想要造反呢!这还了得……”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婴儿肚子胀气的表现
防城港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咸宁治疗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