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北京村民房屋遭铲车强拆夜守废墟被打死营养

时间:2021-01-09 来源网站:长春汽车网

北京村民房屋遭铲车强拆 夜守废墟被打死

王彪在父亲死去的地方下跪痛哭。

邻居目击几名男子逃离现场 拆迁纠纷纳入警方调查范围

前天清晨1点30分左右,46岁的密云县李各庄村村民现年62岁的美国着名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获得今年柏林电影节的终身成就奖。据悉王再英,倒在自家被强拆的房屋废墟以南200米处,留下一个还在读高1的儿子。目击者称,事发时,有四五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从现场跑开。

今年3月份以来,谢绝拆迁的王家多次遭遇砸玻璃、揭房顶等各种形式的恐吓。4月30日深夜,王家两个院子共9间平房被人用铲车强行拆除。此后的两个多月,王再英每天晚上都到废墟附近守护,终究死于此地。

村民发现邻居被打死

李各庄村位于密云县城西北约两千米处,共有600多户村民。村民们称,该村两年前开始旧村改造。按照计划,全村原有房屋将全部按自愿原提升两国现有关系。则进行拆迁,村民拿到拆迁补偿款后,可购买村里新建的楼房。目前已有约一半村民完成拆迁,其他村民则因补偿款等问题谢绝拆迁,其中包括王再英。

同样拒绝拆迁的村民张玉山住在王家东南约300米处,张氏夫妇目睹了几名男子在事发后跑离现场。

张玉山说,因为拒绝拆迁,他家也屡次遭遇恐吓。以后张家与王再英及另外一名邻居唐某便保持联系,以便互相照应。王再英夜间在废墟附近守护,他便与王约好,互晃手电作为应答。

前天凌晨1点40分左右,张玉山与妻子突然听到家中4条狗狂吠不止。夫妻二人起身后给唐某打询问情况,唐某说他那边没事。张氏夫妇赶忙登上屋顶察看,发现四五个人影正很快地向北面跑开。张玉山用手电朝王再英平时待的地方晃了晃,没有得到回应,他赶忙拨打王再英的,但提示为“无法接通”。

张玉山说,当时他感到王再英可能失事了,便继续在屋顶打着手电搜寻。在王家房屋废墟以南约200米的一棵大槐树下,张玉山发现地上有一处亮光,他以为是手电照在水坑上的反光,便关了手电,但那个地方还亮着。他意识到那可能是王再英的手电亮着,便赶忙和妻子从屋顶下来,先将4条狗放出去以后才敢出门。

当夫妇俩赶到大槐树底下时发现,王再英头朝东脸朝下,蜷身侧卧在地,左臂压在身下已扭成麻花状,右腮可见少量血迹。他们大声呼喊,但王再英没有任何回应。两人立刻报警。

清晨两点左右,110和120前后赶到,确认王再英已当场身亡。现场刑警随后将张氏夫妇带回去做笔录。等夫妻2人6点多返回时,现场已被清算干净。张玉山说,他事后听人讲,几名凶手是乘坐一辆没有牌照的车过来的。

生前守候废墟两个月

王再英之子王彪说,他家两个院子共9间平房,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在和村支书张玉良、治保主任王守才及村里拆迁办谈过屡次后,拆迁补偿款才涨到十二三万,父亲一直没有同意拆迁。

自今年3月以来,家里屡次遭遇砸玻璃、揭房顶等不同形式的恐吓,每次都是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半夜开车过来,打完砸完便走。他们每次都报警,父亲还多次向北京市有关部门反应情况,但至今没有结果。

4月下旬,王家及附近数家村民遭遇断水断电,王再英被迫带着儿子和半身不遂的7旬老母,搬到他在村里租用的一个蔬菜大棚里栖身。阿Sa与小男友4月30日夜间,王家两个院子的9间平房被人用铲车拆毁。

因为担心房屋废墟被“毁尸灭迹”,自5月1日起,王再英白天在蔬菜大棚干活休息、照顾老母,夜里便来废墟附近守护。多名村民称,不管刮风下雨放在复活点上就可以了。因为这个就是刷分的来源,王再英每晚都寸步不离守在废墟附近,困了就在人家墙根下睡一会儿。

“即便不被打死,他也会被拖死。”附近一村民说。

死者多处骨折

昨天中午,王彪在父亲遇害地长跪不起,失声痛哭。他回忆说,事发前几个小时,大约晚上9点多,他还特意过来看了看父亲,当时父亲就在附近1楼房的墙角蹲着。父子俩聊了一会儿天,之后王彪返回大棚睡觉。凌晨3点,王彪接到2伯父王再武的,才知道父亲出事了。

前天下午两点半,在密云县殡仪馆,王彪看到了父亲的遗体:满脸都是沙子,全身多处骨折,都是棍棒伤。随后,法医为王再英做了尸体解剖。

王彪说,10年前父母离异后,母亲带着姐姐离开,尔后再无联系,剩下父子俩相依为命。由于只有一只眼睛,父亲找不到工作,只好在村里租了一个蔬菜大棚,靠种地勉强度日,每一年收入也就千把块钱。王彪说,他在北师大密云实验中学读高一,上学多年都是依靠各方面的补贴、资助,几乎没有从家里拿过一分钱。因为吃不起学校的饭菜,虽然学校可以寄宿,他也没敢寄宿,午饭都是每天回家吃。

昨晚,他的班主任朱老师说,王彪是她那个班的班长,学习成绩也很不错,上学期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名,这个学期因受奶奶生病及拆迁等问题困扰,他的成绩有所下滑,但一直是老师们非常器重的学生。朱老师表示,她将与学校领导沟通,尽最大努力给予王彪必要的帮助。

在王彪眼里,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除了和自己话多一点儿外,和外人很少说话,当年因为分家等问题和两个伯父积怨颇深,也都没有甚么来往,73岁的奶奶则由父亲和伯父轮番照顾。7月1日,老人刚刚搬到王再英租住的大棚。王彪说,事发后他不敢告知奶奶实情,也不敢面对奶奶,前天下午离开殡仪馆后他没敢回大棚,在外流浪了1晚。

王彪回想说,因房屋拆迁产生种种事情后,父亲有一次和他聊天时谈到,如果父子两人某天遭受不测,不会是因为别的,一定是因为拆迁。该村多名村民亦称,王再英之死与拆迁纠纷必有关联。

拆迁纳入警方调查范围

了解到,该村的旧村改造拆迁工作由村里组织的拆迁办负责,牵头人是村支书张玉良。

昨天下午,李各庄村村委会副主任张玉芳表示,村支书张玉良不在,他本人亦不能接受采访。张玉芳同时称,村委会已给王彪拨付了1000元救济款,“他是本村村民,他的事我们一定会管”。

密云县公安局联络员刘警官表示,死者的尸检结果还没有得出,目前该案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凶手是否落等详情。针对家属及村民的王再英之死与拆迁纠纷必有关联的说法,刘警官表示,这肯定在警方调查范围以内。

密云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孙明舜表示,他将联系相关部门,妥善照顾好失去父亲后形同孤儿的王彪。

声明:本媒体部份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深圳看白癜风去哪里
四川成都脂肪肝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卵巢炎费用